爱情文章

    “沙之佣兵团?罗布那杂种好胆啊!”闻言,手中握着的疗伤药玉瓶,猛然被愤怒地萧炎捏成一片粉末,森然的声音中,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意。 “玄阶功法与黄阶功法,果然是两个阶别的东西啊…”萧炎在心中感叹着这两种功法间的差距,同时心中对那更高阶的功法,再度升起了许些期盼之心,玄阶功法便是这般强横,那地阶呢?天阶呢?到时候,恐怕真是具有毁天灭地之能吧?

    大陆插逼图片

    然而现在,焚决进化之后,他这一路飞掠而来,除了呼吸急促之外,体内的斗气,却依然没有出现匮乏的感觉,这种充盈有余的状态,实在是让得萧炎心中窃喜不已。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